2013年钟创荣大师被中华国礼专业委员会、中华国礼国际品牌推广中心、中华国礼艺术家协会评为国礼艺术大师。

详细新闻页面

您现在的位置 >> 华艺聚石缘 >> 详细新闻页面
聚石讲坛:端砚的鉴赏
信息来源:    上传时间:2013-1-3    点击次数:5178

什么是鉴赏?鉴就是对石质的优劣、作品的真伪进行科学有效地鉴别和区分。赏就是对端砚作品的艺术特点,包括天然石品花纹,以及雕刻技艺等进行全面的分析和欣赏。说通俗点,鉴赏就是欣赏者对自己喜欢、感兴趣的端砚作品领略它的全过程,而实际上它就是一个审美的过程,是一种高雅的心里活动。

当人们在购买或欣赏端砚的时候,总要对它进行全方位“审视”,如:端砚的石质、造型、题材、雕刻、砚盒等工序是否做工精致,是否有艺术美感等等。那么我们怎样去欣赏端砚呢?究竟什么样的砚才算好砚呢?好砚的鉴定标准又是什么呢?

端砚鉴赏是一门综合性艺术学科。它包括了石质优劣的确定、砚雕艺术水准高低的确定和包装艺术精美与否的确定等等,是对端砚进行一次全方位的艺术评价。如果说“鉴”是一种认定,那么“赏”则是认定后的一种观摩享受。

要想对端砚进行鉴赏,我们必须了解和掌握端砚的结构特点、石品花纹、工艺制作特点以及历史渊源等知识。要知道端石的产出有很多的坑洞,而每个坑洞甚至相邻坑洞的砚石都十分接近,我们不但要阅读有关端砚的历史资料和书籍,还要通过看石质、摸砚堂、敲砚石、洗砚池、掂重量、刻砚石等方法亲身体验端石之美。要掌握这些“鉴”的技巧并非易事。不仅如此我们还应具有文学、造型、金石书法、雕刻等姊妹艺术的素养。

笔者在端砚之乡有近40年的制砚经验,相信已对端砚的各种特点有所了解。现就对端砚的鉴赏作以下简要的论述:

一、   材质

石质

优良的石质是体现端砚价值的根本所在,也是辨别端砚的依据。《广东新语》说:“端溪石石质细嫩。”“体重而轻,质刚而柔。”这是因为它长期浸渍于水中,石层中杂质被水分解,使砚石得到净化而变得更加纯净体轻。既下墨快、又发墨好,贮水不涸。端砚的石质,其特点是石性温润,细腻娇嫩,坚实致密,呵气即泽,手按若小儿肌肤。从外观上看。哪怕是端砚中最低档的古塔岩石,其石质的细润度也远远高于其他砚种,更不用说端砚中最璀璨的明珠水岩老坑石了。古人赞美老坑“其腻若脂,其润比玉”,“冰盈为肌间紫碧”。清古砚学家陈介亭赞颂老坑有八德:历寒不冰,贮水不耗,研墨无泡,发墨无声,停墨浮艳,护毫加秀,起墨不滞,经久不泛。确实令人心荡神驰,爱不释手,无愧为砚中之至宝。

我们在鉴定端砚石质时,仍然采用古人的手指敲击法。古人认为优劣的石质敲击的声音也有所不同,说老坑、坑仔岩、麻子坑砚石敲击时发出的是“木声”或“闷声”。而宋赵希鹄《洞天清禄集》认为宋坑、梅花坑、绿端、朝天岩、冚罗蕉、白线岩等砚石多为金石声。但我认为仅用石声来判断砚石的真伪与优劣不是唯一的手段。石声有时也因为砚石有大小、厚薄之分而有所不同。当据声音不能准确判断时,最好还是用手把之,手感细嫩如泥润泽即为端溪佳石。

石色

端砚砚石的主色调为紫色。自唐代以来端石就有“紫云”、“紫玉”、“紫英”等美誉。

萧恰龙在《端砚的石色》中更详细地介绍说:从端石的石色看,名坑洞都有所不用,老坑石外观者灰微带紫蓝;坑仔岩石色青紫带蓝,色彩丰富;宋坑石色紫如猪肝,或紫偏青黄;古塔砚石色紫带赤,有些部位带紫红或玫瑰红;宣德岩以猪肝色为基调,略带紫蓝、苍灰;朝天岩石呈紫蓝色,带有青苔斑点。端石各坑洞石色有所不同,是由各名坑砚石矿物成分的差异决定的。而由于构成各坑洞砚石矿物的主要成分比较接近,又决定了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都是以紫色为基本色调的(除白端石外)。因此,我们又将其微妙的色差分为紫蓝、紫赤、紫黑、紫褐、青紫、正紫等等。

除此之外,在端砚历史上还曾出现过黑端、白端和绿端,其中著名的绿端虽坑口已有变迁,但自宋代至今仍有产出。另外,还有极少量的纯黄端以及绿、黄、红相间的多色端石,这些都是端石中绿端的支流,今天已成为人们雕琢茶海及其他工艺摆件的主要端石材料。也是人们十分喜爱的砚石之一。

一方好的端砚,抚摸起来的确能给人以淡泊宁静的舒适感。其要求是石质细腻幼嫩、滋润,发墨快、不损毫等。当你拿起一方端砚时,手如握美玉,用手指轻轻按砚堂,霎时水气溢出,滋润砚身,再用手搓摸砚体,一种细腻如小儿肌肤的感觉,油然而生。轻轻把玩,令人烦躁的心态趋于平静,急功近利的想法趋于平淡,则有人石相亲之感。长期抚摸不仅令人心旷神怡、精神饱满,还极易形成包浆,古香古色,有其独特之美。

当然,不同的材质,会创作出不同的艺术效果。也就是说。材质的优劣是反映作 品的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的主要因素。因此 ,无论是欣赏还是收藏,购砚者都会从石质的优劣入手去仔细观察作品的材质。正因如此,凡是有创作经验的设计者在创作过程中,都会从欣赏者的角度去思考,会尽量用最优质的砚材去设计作品,把最上佳的石材做成砚。可以说,创作者每一件作品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来创作的,让人在欣赏的过程中感悟到创作者的用心良苦和独特的思维,来体现作品的石质美感。

以坑仔岩《三兽斧形砚》为例(见图),此砚石质非常滋润细腻。从砚形看,它是一方长方形石料,笔者在制作时尽量把大片蕉叶白设计在砚堂中央,下方有用火捺及胭脂火捺包围,为了不浪费石料,将砚两侧各留下一块石雕貔貅一对,砚额上雕正面立体祥龙做耳扣,使作品尽量不留材质上的遗憾。笔者为了避免砚石上的瑕疵影响整方砚的艺术美感,通过精心构思并采用切、留、深通圆雕等技法交错使用,不惜将“大料”变“小料”,使之创作成为一件独特的而具有艺术韵味的作品。总的说来,其作品达到和满足了创造者及欣赏者的审美要求,也充分体现出作品的材质美和工艺美。

从欣赏者的角度说,这种美感给人们的感觉是平和的、愉悦的、纯真的、朴素的、静穆和典雅的。如果把这方砚着于书桌案头,它传递给我们的是一种清新的文化气息,产生一种令人惬意而恬静的艺术气氛。当人们欣赏端砚质地美感时,总会不知不觉陶醉在这种艺术的空间,这种美感只有懂得和热爱砚的人才会用心去欣赏,才能领悟到砚中的真谛和艺术价值。

二、   石品

端砚之所以珍贵,不仅在于其石质细腻娇嫩,湿润纯洁,致密坚实,而且石品花纹丰富多彩,奇幻无穷,它能带给人们一种美的艺术享受,感受到一种精神上的快乐。因此,人们在使用、欣赏以及收藏端砚的同时,首先要对端石的石品花纹要有一个初步的了解。如端石到底有哪些石品花纹?这些石品花纹是如何形成的,在创作中制砚师们又怎样巧妙地运用这些石品呢?只有学会和理解了砚石中的奥秘,你在欣赏它的时候感觉到端砚的真正美感和珍贵。

我们习惯将石中的一些由天然石纹、石色所组成的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斑块称之为石品。端砚砚石石品的种类之多、形状色泽之丰富是其他砚种不能相比的。

根据地质学家的调查、勘察和化验结果,证实端砚的石品花纹是由于某些矿物成分的局部聚集,在端砚石内出现白、青、蓝、红、褐、绿等颜色组成的多种石品花纹。这些石品是端石中独有的,有的呈斑状;有的呈花点状;有的呈纹状;有的呈线状。它是在特定的地理环境,地质构造下自然形成的一种形状,在我国其它砚石是没有这种石品花纹的。在创作笔者对砚石中的所有石品花纹及石眼进行了许多的分类划分。我们通常把端砚石划分为端砚石品和端砚石眼两大部分。

(1)石品类

端石中最常见的优质石品花纹主要有:鱼脑冻、荡、蕉叶白、火捺、金银线、冰纹、水纹冻、天青、天青冻、翡翠(斑)、金星点等等。

但在端砚中也自然存在着这种瑕疵(俗称石病)如:五彩钉、凤涎、油涎光、铁捺、古涎、虫蛀、黄龙纹、朱砂斑、败锦、彩带、被布、松木纹、鳝血边等。

这些石品花纹也象征着端石质地优良,稀有罕见。因此,历代制砚者在设计雕刻过程中,就会根据砚石中的石品花纹、大小、形状,及其石泽,分别 用自然界某些相似物象的名称在命名,目的是让人更容易识别更能接受。同时把这些宝贵的石品巧妙运用到作品的创作中来。让欣赏者更能认识端砚的珍贵。为此,当我们在欣赏端砚之前,有必要先对石品有一定得了解。

前人对端石中的每一种石品花纹(瑕疵)却有过精辟的论述。如清朱竹垞说:“下岩者(老坑)质淡而细,色近白,有青花如萍藻,拭以墨……”

何传瑶对麻子坑石出现的鱼脑冻大为赞赏,他在《宝砚堂研辨》中说鱼脑冻是“一种生气,团团栾栾,如澄潭月漾者”。《端溪砚坑考》认为蕉叶白是“石纳水滋,色淡(白)细嫩之极,与墨相关,嫌过其柔,久或剥落,粤人最重此品,以数十金享之”。而潘次耕在《砚书》中认为“石眼有眼,则灵秀之气结成眼”。《端溪砚史》说:“胭脂火捺、蕉叶白如新剥蕉心,细腻润泽,旁有一片红如胭脂映印在石中”等等,这些论述,简练准确,形容生动。当然像虫蛀、朱砂斑、五彩钉等瑕疵也属于某种坑石的特征,前人对此也有简练的概述。
    下面笔者将常见的端石中的石品花纹作一个全面的归纳说明,供读者在鉴赏端砚时参考:

鱼脑冻

何谓鱼脑冻?鱼脑冻在端砚石中是最名贵的石品花纹之一。为端溪老坑、麻子坑、坑仔岩石所独有,其质地细腻娇嫩,致密坚实,“润如小儿肌肤”。关于鱼脑冻的形成,资深地质专家凌井生教授在《端砚石品与欣赏》一书说:“鱼脑冻产于含铁质水云母绢云母板岩或含铁质粉砂水云母绢云母板岩中,经过成矿作用过程,发生铁质的聚集于迁移,使赤铁矿分布其间成火捺花纹,其泥质重结晶为水云母集合体,具丝绢光泽、脂肪光泽。而不含铁质的水云母矿物扁豆体,便是鱼脑冻。”

据宋米芾《砚史》载:“冻者,水肪之所凝也。白如晴云,吹之欲散,松如团絮,能之欲起者,是上品”。

鱼脑冻生在端溪砚石质地最细腻、最幼嫩、最纯净之处,其色泽是白中有黄略带青色,有时也有白中略带灰的。笔者认为最佳的鱼脑冻应该是洁白的,如高空的青云,其中带淡青,或白中有微黄略带淡紫色,色泽清晰透;有的又如棉絮一样,有松软的感觉。

笔者在制作过程中都把有鱼脑冻的部分完整地保留在墨堂之中。如鱼脑冻颇大或遍及砚背,都把它设计成平板砚供欣赏收藏之用。(见图,《平板砚》柳新祥创意)

有鱼脑冻的端石,质地高洁,石质特别细腻,确如小儿肌肤般嫩滑,而神奇的是,鱼脑冻中还有多种青花出现,如微尘青花、鹅毛氄青花、蚁脚青花以及玫瑰紫青花等。在鱼脑冻的外围都有胭脂火捺包围着,这种胭脂火捺是火捺中最为名贵的,其色泽鲜艳,紫中带红之特征。

笔者通过近三十多年的仔细研究和观察认为,鱼脑冻的形态具体来说可分为三种:

一是浮云冻,形态不规则,恰如晴天的一朵或几朵白云,(最佳的色是天青做地色),又像浮云轻飘,有风吹欲散的感觉;

二是圆形或椭圆形鱼脑冻,色白中略带黄,外圈有胭脂火捺包围;

三是鱼脑碎冻,即不完整的,更不是椭圆或圆形的,而是不规则的,像似受冻的鱼脑,又像“天上洁白的云雾者”。错落疏散,有时像花生米或蚕豆般大小,零零碎碎地分散在砚堂之中。

“荡”是什么?一般人不知道,即是作砚的人也不太清楚,弄不明白。荡,也是类似鱼脑冻石品的一种,它没有“冻”那样轮廓清晰和完整,也没有“白如晴云”、“松如棉絮”那样美丽。这种石品好像神话中描写的仙女,披着白色轻纱,若隐若现,也像晨曦中漂浮水边的薄雾。它的石色是白中带黄,并模糊地透出砚石的地色,我们常称它是一块没成熟的鱼脑冻。

笔者在创作中如遇到这样的石品,一般都将它安排在砚堂中间,用浅刻或薄雕的手法来构思,点缀作品的主题,如坑仔岩《xxx砚》,笔者寥寥几刀,一气呵成,把山、水、亭、榭等美景沐浴在朦茫的雾都之中,时隐时现,忽近忽远,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艺术韵味。

“荡”只在极少数的老坑、麻子坑、坑仔岩等名坑砚石中出现过,一般砚石中很难见到,它之所以名贵,不仅因为其石品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还因为它与发墨有直接的关系。

蕉叶白

蕉叶白又称蕉白。据相关地质资料介绍,蕉叶白一般产于紫红色、含铁质条纹或条带的板岩与薄层青灰色板岩构成的韵律层理中。 所来的水云母条带,水云母绢云母占85%~90%,无赤铁矿充填,于是使形成具有蕉叶白的浅色水云母绢云母集合体。其周围大都有紫色、紫红色火捺包围。

古人对蕉叶白评价极高,赞美备至:“浑成一片,净嫩如柔肌”。又云“如秋云绵密,或如水有波微尘,视之不见,浸水中乃见”。事实上,笔者也认为有蕉叶白之端石,石性软,软必润,润必溢墨。它确是端溪砚石石品中最名贵之一,其特点如蕉叶初展,一片娇嫩,白中略带青黄,呈毛片状。它出现在端溪石之最嫩处,如柔肌,如凝脂,多呈白色,发墨细润。

清代四会知县黄任(字莘田)十分珍爱有蕉叶白的端砚,他曾经把自己收藏的一方有蕉叶白的端砚称为“蕉叶砚”,并镌:“羚羊峡里秋月高,彩月一片沉江皋;欲教不教能坚牢,风纹水纹相周遭。穷渊蕴洁而甄陶,石工下缒斤斧操;深求窟宅驱鲸鼍,羊肝鲜割微腥臊。附不溜手濡其膏,白叶芭蕉青葡萄……。”

人们经常见到有蕉叶白石品的端砚,其色泽、形态大小不一,千变万化,制砚者在设计时总会巧妙运用特有的石品,开拓思维空间,设计出一幅美不胜收的山水胜境及奇幻无比的神龙瑞兽和情感似水的人物面貌,给使作品增添了无限的艺术魅力(见图,《xxx砚》)

天青

天青石端砚石品纹彩中不可多得的上品。其色青微灰,浑成一片。纯洁无暇,既发墨又不损毫,清吴绳年《端溪砚志》认为:“莹洁无疵,略众美而色较青,曰天青”。高兆说:“时有蔚蓝者,秀色可餐不多见,粤人最重此品”。唐询《砚铭》认为天青“如秋雨乍晴,蔚蓝天际者上也”。说得更具体更明白一点,它犹如临近黎明前的天空,深蓝微带苍灰色。它生在青花最密集之处,也可以说是各种青花聚集在一起使形成了天青。因此,天青在端砚石品中是非常难得的,罕见的。

一般来说,只有极少数的老坑、麻子坑、朝天岩等端溪水一带的名坑砚石中才有天青出现,尤其是以老坑、麻子坑的天青最佳。笔者在创作这些名坑砚石时总要先用布蘸水轻轻擦看砚石上是否有天青石品,然后再设计造型构思题材。通常把有天青的石品放置在砚堂中,供人欣赏,并突现砚材珍贵,同时也显示出作者的深厚的艺术造诣。(见图),(xxx砚)xxx作

更神奇的是,天青往往出现在浮云冻的位置上。以天青作地色更能突现浮云冻高洁和名贵,使人欣赏起来,如痴如醉,爱不释手。

青花

青花是端溪砚石中一种难得的、十分珍贵的石品花纹。它是生长在砚石中呈青蓝色的微小斑点,一般要湿水方能显露。其实古人对青花石品早有评价:“青花细者佳,粗者次之;活者佳,枯者次之;沉者佳,露者次之”。有“欲细不欲粗,欲活不欲枯,欲沉不欲露,欲晕不欲破”之说。清何传瑶在《宝砚堂研辨》中说:“鉴别端砚,以青花最佳。青花,石之细纹也”。因此,古人说青花是砚石中的精华是有根据的。

有青花的端砚石质地细腻,幼嫩滋润,是实用与欣赏的统合体。

人们在欣赏端砚时都会特别留意砚石上的青花石品,因为青花石品往往会给创作者带来创作灵感,也会给作品带来无限的艺术美感。《xxx砚》(见图)是表现青花特点的代表作之一。瞧,砚石四周为天然黄色、红色石膘,中间一块青花,设计于圆形砚堂之中,如旭日东升,青蓝色的天空泛起了一股鱼肚白,青白交融,蔚然壮观。霎时间霞光万丈,映红了大地,高山、流水、树木、楼榭,金黄一片。作者以砚石上的青花为蓝夲,利用大地上的万种物象做衬托,石膘做背景,巧妙勾勒出一幅令人如痴如醉的人间美景。人们在欣赏此作品时又怎能不为此精妙设计而动容呢?

据史藉记载,青花的品类繁多,各有不同的名称,通常情况下,端石中最常见的有:微尘青花、鹅毛氄青花、蚁脚青花、萍藻青花、雨霖墙青花、冬瓜瓢青花、点滴青花和青花结等。

这些青花是砚石中比较少见的。也只有作品完成后,经过细砂打磨,蘸上水或上蜡后才能清楚地见到这些石品,因此,在创作过程中,要细心观察砚石中是否有石品出现,再根据青花的大小色泽来立意设计、雕刻。

为了让欣赏者更好地掌握和鉴别各种不同青花的特点,笔者现将以上十二种青花作详细分述。

微尘青花

《广语》一书中形容微尘青花“如秋云绵密,或而水波微尘,视之不见,浸于水中乃见”。通常制砚师为了辨别砚石的优劣或在砚石中找到优美的石品花纹,往往会在创作前用布蘸水把砚石浸湿来观察石品。

由于此种青花点微细如土,人们只有在端砚作品完成后才能清楚地见到它。为了让人们更好地欣赏到微尘青花的美感。显示其作品的优良石质,在欣赏过程中,最好把砚放置于装满水的水盆中,将砚沉于水中,这时候,你会观察到微尘青花犹如东方刚破晓的云霞,青青的,绵绵的,隐隐约约地浮现出来,令人心中有一种愉悦感,让你尽情地享受陶醉。(见图)

微尘青花自古以来有青花中的佼佼者之称。它的色彩自然,浓淡疏密相间,它多见于老坑、坑仔岩、麻子坑及斧柯东山诸坑砚石之中,或多聚集在砚石的某一部位上,有时也有的疏落散布在砚石的其它部位,最好的微尘青花有时出现在有鱼脑冻或蕉叶白的石品中。在“冻”内和“白”内的微尘青花更为名贵和罕见,可称是稀世绝品了。

鹅毛氄青花

此种青花多见于老坑、麻子坑、坑仔岩、宣德岩、朝天岩、冚罗蕉等斧柯山端溪水一带的砚石中。要想欣赏它的美感必须把砚放在太阳下,以水湿石方能辨认,它呈条纹状,极细而短小,由上而下垂挂,犹如雏鹅脱壳而出的胎毛。当把砚沉于水中后,从砚石中(砚堂)看上去似一丛茸茸的细毛在水中浮动,有这种鹅毛氄青花的砚石,石质极其细腻和娇嫩。(见图)

鹅毛氄青花属于极其细微的石品,制作经验不足的人,大都看不出或辨别不出来而不把它保留下来,或者是不能较好地运用它,其实,任何一种石品,在设计者的手中都会把它巧妙地运用到创作的题材中来,比如把大块的鹅毛氄设计在砚堂中间,把小块的鹅毛氄设计成禽类的身躯,以此石品触动欣赏者的思维灵感,增强作品的艺术性和趣味性,提升作品的经济和艺术价值。

蚁脚青花

《端溪砚史》载:“有细如纤尘,玲珑透露者,为蚁脚青花”。

李氏《砚辨》载:“其石湿润软结,有极细青花,小如蚁脚,疏疏落落,或与其它青花混聚一起,呈青黑色,间或白色,曰:蚁脚青花”。

顾名思义,其形状如同蚂蚁脚般细小的青花,它一般是疏落地散布在砚石的某一部位或与其它青花混在一起。其青花也见于斧柯山各砚坑砚石中,仔细观察有的附于鱼脑冻、蕉叶白、火捺之内,却甚少像鹅毛氄青花或微尘青花那样聚集在一处,蚁脚青花一般是青黑色,偶然也有白色,并横生在砚石中。像这样的青花,笔者在创作时,一般不会刻意地设计雕刻,只是巧妙地把它设计在长方形或者圆形素砚的墨堂之中就是了。其目的就是大度展示蚁脚青花之石品的美感,让人们在欣赏其砚石的过程中,感觉到蚁脚青花犹如在水中一阵飘浮,一阵沉降,忽隐忽现,变化不定,游浮于砚海之中,情趣盎然,有心旷神怡之感。如果再在其石品的周边雕刻纹饰,总觉得繁乱杂赘,不能凸现石品,反而破坏了其艺术价值,又何为呢?

萍藻青花

清朱彝尊《说砚》载:“沉水观之,若有萍藻浮动其中者,是曰青花”。其色或翠绿或淡紫或青蓝,将砚石沉于木盆水中才能清晰见到。这种青花像萍藻水面浮动,时隐时现地连成一串,再仔细察看,萍藻青花在水中会变得更加活跃。(见图)

清朱彝尊认为,凡是有萍藻青花之砚石“质淡而细,有青花如萍藻,拭以墨,如熬釜涂蜡,然斯为发墨”。

关淑在《砚赋》中也说:“惟浮沉石面零星隐现,谛见之发丝,如鼠迹蝇翅错成纹者佳,如秋云绵密或如水面微尘,或细藻浮动其中者是上品。”

事实上,通过笔者多年的创作经验证实,有萍藻青花的砚石大多见于老坑、坑仔岩、麻子岩、朝天岩、宣德岩、冚罗蕉等端溪矿区的砚坑之石,它之所以娇嫩细腻,与此地的地质结构有着密切的关系。笔者在创作过程中,总要小心翼翼地磨开砚石的最佳位置,观察砚石中的石品,并根据不同石品及花纹来设计砚形、砚堂和题材纹饰。尽量让萍藻青花及其它石品展现砚堂中,做到尽善尽美。

雨霖墙青花

“雨霖墙青花”别称“点滴青花”。清潘次耕《端石砚赋》载:“点滴青花,以证古砚青花子石,然只云有青点如筋斗大,其点如碧玉之晶莹”。

根据古人的描述,其样像雨从屋檐往下滴的雨水,有时似风吹骤雨般,点点滴滴横斜在砚中,有时又像连绵不断的小雨点。后者是雨霖墙青花之上品,如果这种雨霖墙青花在砚面出现,算是特级绝品了。

古人对雨霖墙青花也有很高的评价。据宋李之彦在《砚谱》记载:“高濂曰:欲晕不欲结,欲晕不欲破。似如细尘掩明镜。墨渖濡纸者,为绝品”。此类青花比《石语》所述水波微尘青花细,为青花种族中魁首,历朝均誉为绝品中之“微灶青花”。

在端溪名坑砚石中曾有过“雨霖墙青花”出现,但在制作过程中却很难预见到。可谓:“可想而不可求也“。

笔者认为,无论是欣赏者还是制作者在“玩”端砚的过程中都不必去强求其石品的出现,因为它毕竟是大自然造物,只要充分理解端石中的神秘奥妙,所谓“物稀为贵”一词就不难解释了。

鱼仔队青花

此种青花像一群细小的鱼儿在结队游玩,有时形成“一”字形或圆形向前游动。但有时也看到一些不同的花样,有的三五成群,有的则离脱队朝不同的方向游动,有时还会与萍藻青花同时出现,活像一幅鱼乐图。通常情况下,笔者如遇见这样的砚石大都不会去下刀雕刻,只能根据砚材的天然形状或将砚石底部铲平做一方平板砚供雅赏就足够了。其实,自然界为我们造就了许许多多的雕刻图案,这些天然图案鬼斧神工一般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自然美,为人们对艺术审美提供了欣赏标准。这些天然图案比制作者执意去深雕细刻更有韵味。浸水观之,乐趣无穷。

如果把此砚板沉水观之,更能体现到它的美感。它给端砚的审美带上某种奇妙的色彩,令人对端砚有更深的爱。

鱼仔队青花多见于端溪(水岩)各洞,尤其是见于老坑石之内,如鱼仔队青花能在老坑冰纹之内见到,可谓是罕见之极品。

子母青花

据《端溪砚史》载:“其青花有大小相集,精采参差者,为子母青花”。

此青花如大小青斑点,像母子般相伴在一起,其色泽呈青黑色,形呈椭圆或圆形,有时互相靠贴,有时相互分离。如把砚石沉浸在水中详察,偶然也见到同样大小的斑点并列在一起,犹如苍蝇的两只眼睛,因而也有人又称它为蝇头青花。在创作过程中,砚雕师傅们一般都会将子母青花设计在砚堂之中,供人欣赏。

有子母青花的砚石较常见与老坑大西洞,坑仔岩、麻子坑等名坑砚石的鱼脑冻和蕉叶白之石品中,在历代的著述中都把此石品誉为罕见绝品,绝不为过。

哈肚纹青花

所谓“哈肚青花”,就是看上去像青蛙肚般,呈青白带黄色,还有的呈白色线圈。形似青蛙之肚皮,故称:“哈肚青花”。

这种青花,它是由无数白色斑点密集而成,沉下水中仿佛会浮动。它多见于朝天岩、宣德岩、冚罗蕉等斧柯山诸坑的砚石之中。

哈肚青花在各类青花石品中虽然不及其它青花之美或不算太名贵,但有它也为端砚增添了艺术美感。笔者在创作中根据此青花的大小、形态、范围等情况作出不同的构思和判断,设计出各种符合不同欣赏者审美要求和风格各异的题材。

玫瑰紫青花

据清吴兰修《端溪砚史》记载:“青花大小如豆,小如椒实,颗颗有胭脂。一缕回环者,曰玫瑰紫青花”。

李东谷《砚谱》又载:“往有石仅数寸,竟八九珠之多。有胭脂晕环之,为大西洞者之”。

人们把砚石沉水观之,细心观察到它是一种体形比较大(绿豆般大小)的圆形斑点,其色泽不像石眼那样碧绿有晕。它也不像别的青花那样密集地积聚在一起,而是大小疏落分散,但也有的与其它青花混在一起。

玫瑰紫青花大多见于老坑大西洞及麻子坑等砚石之中。有时附于鱼脑冻和蕉叶白等石品之内,出现这种青花,其石质极其细嫩、滋润,非常名贵。

在鉴赏的过程中,如何辨别玫瑰紫青花呢?笔者认为,最好的玫瑰紫青花是圆形内侧像隔开的玫瑰,外侧有胭脂火捺围住。一般的玫瑰紫青花形成椭圆形不开裂。如果在其它青花中相混出现玫瑰紫青花,就会形成粗细对比色泽深浅相衬,玫瑰紫青花就显得斑斓多彩,更加美观。

不管是古人还是现代人都对玫瑰紫青花赋予吉祥如意的象征意义。不论是制砚者还是欣赏者更是对它具有美好期望和珍爱。当人们得到此砚石或作品时,都会给予它最美好的评价。从设计上倾力构思,制作上通过采用各种刀法技法,塑造新的生命力,尽量把砚石最美的一面展现在欣赏者的面前。

冬瓜瓤青花

冬瓜瓤青花一般在老坑、麻子坑、坑仔岩等水岩中洞出现,也是极难得的石品之一,其石品多附于蕉叶白之内,或火捺包围。“色近白淡,青花如萍藻,拭以墨,然斯为发墨”。人们要欣赏其石品时只有用水浸之才能看得清晰。石品多富于变化,有冬瓜瓤青花的砚石质必细嫩、娇洁、温润,=创作时多放置在砚堂之中,以供人欣赏,更不能特意地去雕龙刻风,破坏此石品的天然效果。

点滴青花

清潘次耕《砚铭》载:“点滴青花一语,以证古砚青花子石。然云有青点筋斗大,其点如碧玉之晶莹”。“其状如屋漏之水点”。无论是在创作或是欣赏过程中,青花要将砚石浸于水中才能观看得到,这种青花一般情况下,很难被人发现或利用在设计上。大多置在砚堂中间或平板砚面上。点滴青花它多出现在老坑、麻子坑、坑仔岩砚石之中,附于砚石的蕉叶白之内,它是十分难得的青花品种之一。

青花结

青花结是什么?一般人很难见到,也很难得到。据清吴兰修《端溪砚史》记载,认为青花结“大如指,小如豆形,若鹅毛氄在外,有黑,有胭脂晕环诸,谓之青花结。大西洞多有之”。据观察,它多见于大西洞砚石鱼脑冻之内,呈条纹状,当然凭双眼很难看出,只有沉水观之,犹如茸毛在水中浮动漂游,如有这样的砚石,设计者大多制作成平板砚或欣赏砚,而观赏者只能把心平定来看仔细或用布蘸水擦抹才能见到。其石质细腻、滋润。较难得,显名贵。

    以上所说的青花,只见于少数老坑、麻子坑和坑仔岩砚石中,在冚罗蕉及清代以前开采的宣德岩中亦偶有发现。不过,即使是端溪老坑、麻子坑、坑仔岩的砚石上出现的各种青花也是极少数。为此,古人对所有青花都非常赞赏,有诗云:“温于蕴云腻于脂,出于青花墨满池”。又有:“白石青花出水鲜,羚羊峡口两生烟”。清吴之黼更赞青花,写下了“羚羊青花块块奇,摩摩镌识称心期,若逢石癖南宫叟,抢笏还看下拜时。”的美句。

火捺

火捺又称“火烙”。形似各样,古人称“紫气奔而回礡谓之火捺”,“聚而为轮谓之金线”。也就是说在端砚石中有些部分出现好像用火烙过的痕迹,又如被熨斗烫焦,呈紫红微带黑色者为火捺。端石的火捺有老嫩之分,老者色泽紫中微带黑,嫩者紫中微带红。火捺的类别较多,又分为胭脂火捺、金线火捺、猪肝冻火捺、马尾纹火捺、铁捺、火焰青等。

胭脂火捺

火捺的中心部分色泽较深,中心向外延伸逐渐变浅,呈浅紫带红色,如涂上胭脂般,有深色渐变至浅色,又像水墨画一样,浓淡相化,色素娇嫩。胭脂火捺大多出现在老坑、麻子坑及坑仔岩的砚石中,宋坑和宣德岩砚石也偶然出现。据化学分析,这种火捺的形成是因为在端石中含有微粒状或粉末状的赤铁矿,含量3%~5%,粒径为0.01毫米左右,在成岩过程中铁质矿物相对集中分布,形成这种稠密浸染状赤铁矿板岩。

金线火捺

其形状呈圆形或椭圆形,中心部分呈深紫色,比一般火捺的颜色要深,外形像古代的铜钱,中心部分呈圆形,从内向外一圈圈呈轮状,但火捺的颜色是由中心往外逐渐变淡,这种火捺叫金线火捺或冻。金线火捺比较少见,是火捺中最为名贵的一种,更为难得。在雕刻中,艺人一般都将金线火捺设计在砚堂中,增强它的艺术美感。其成因是铁质以粘土碎屑为中心发生集聚,形成了球形结核,在成岩过程中形成这种石品花纹,铁质(即赤铁矿)呈粉末及微点状,含量7%~10%,粒径0.01毫米左右,赤铁矿自核心向外逐渐减少,所以,中心部分色泽较外围要深。

猪肝冻火捺

色泽如猪肝,似园非圆,具有很不明显的同心环带构造,中心部分比一般火捺的颜色要深些,人们往往谓之猪肝冻。猪肝冻的色泽与其他火捺相似,它是火捺成熟和完整阶段,较一般火捺高级,成为名贵难得的“冻”。猪肝也是一种含赤铁矿的泥质粉砂质组成的结核体。赤铁矿含量7%,与沉积物同时沉积并埋藏起来,在成岩作用过程中没有发生铁质转移,不断聚集了周围的线质,形成数重晕圈,它属同生型铁质结核。猪肝冻火捺在北岭山诸宋坑都有出现,有的稠密,有的疏散,浸水观之,美不胜收。

马尾纹火捺

所谓马尾纹火捺,是在端石上分散的,如马尾纹状的火捺,条纹呈紫红色,或横或斜或呈水波纹,有“马尾临风,飘扬无定”之感,散落在砚石上,马尾纹火捺线条流畅,形态自然,粗细相间,别具一格,这是端石中赤铁矿呈条纹状分布所致。马尾纹火捺多出现在宋坑北岭山带的砚石中,其中以盘古坑、陈坑、伍坑所产石尤佳。

铁捺

铁捺像烧焦的铁,《砚坑志》载,如火烧漆器或坚墨如铁曰铁捺,它的颜色较深,呈仓黑色略带紫色。砚堂中有铁捺的部分石质比其他部位坚硬,耐研磨。《石隐砚谈》说:“凡端砚石有铁捺处,石必坚劲,滑不可磨,为石之病。”铁捺在北岭山宋坑石中都有出现。

火焰青

火焰青,一般都属胭脂晕火捺类,而且颜色有变化,不像其他火捺那样单调,质地也较娇嫩,与“冻”和“白”混合,色泽更显鲜艳。

金线、银线

《石隐砚谈》定义“黄气若缕者,谓之金线”。而银线,粗者为筋,细者为纹为线,其呈白色,多见于老坑砚石中,是老坑砚石中独有石品花纹。但坑仔岩、麻子坑、冚罗蕉、宣德岩、朝天岩等砚石中也有金银线出现,呈线条状横斜或竖立在砚石之中。金线和银线与砚石本身相同,不碍加工和使用。银线是在砚石形成后,产生的裂隙被含铁碳酸盐填充而成,金线是氧化后的银线。但老坑石中的金、银线与其他砚石中的黄线和白线有所不同。其石有水线或白筋,石质必硬。它多见于洁白岩、有冻岩等所产砚石。

冰纹

《砚史》载:“白晕纵横,有痕无迹,细如蛛网、轻若藕丝,是谓冰纹。”冰纹是老坑石独有的一种石品花纹。它白中有晕,向两边融化,似线非线,似水非水,与砚石本身融为一体,而不像金银线那样将砚石分隔开来。它有时像悬崖上的瀑布,一泻如注,有时犹如洁白蜘蛛网,纵横密布。有“腻若傅粉,缜若刷丝,润若含冻,柔若凝脂,其色则渊然而光,冲然而泽,望之有形,抚之无迹”之特点。

陈振中《漫谈端砚地质及其天然石品问题》载:所谓冰纹是指砚石上的花纹“似线非线,似水非水”若悬崖飞瀑,一泻千尺,如高山泉涧,沿壁而流。条纹白色有晕,常向侧边漫化。此为砚石形成后,产生的两组剪切裂隙被碳酸盐填充所致。它是老坑(水岩)砚石中十分难得的名贵石品之一。凡有冰纹之石品,石质必定细嫩洁润,一般都作为欣赏砚材。

冰纹冻

冰纹冻是一组面积较大的冰纹,如一幅瀑布倾泻而下,在“瀑布的四周有白茫茫的霞雾,或如披上轻纱幔帐,在外围有火捺环绕的是非常难得的名贵冰纹冻”。《端溪砚史》说:“有如冰如雪,非烟非雾,乍见之只一片白气,日光照之,如藕丝交,有形无迹者,曰冰纹冻。”冰纹冻唯老坑砚石中偶有出现,其石品质地细腻纯洁,形态自然美观,是整个端溪砚石中最稀有,最罕见、最名贵的石品。然千百石中无一二。

彩带纹

彩带纹多出现于北岭山宋坑、陈坑、和伍坑等出产的砚石之中。其颜色呈紫红色,中间并夹有淡红色,线条较宽阔,层次分明,犹如一条交织的布带映印在砚堂上或砚的周边。此外,被布败棉、松木纹等都有美丽的线条在砚石中出现,而且有银星点出现,发墨极好。

玉带

《石隐砚谈》载:“白凝于绿纤而长者,谓之玉带。”玉带基色于白,长者为带,短者为点,而散布在墨道之外,可起雅集之美感。清代诗人石林藏有一方端砚,砚边有玉带环绕,池有活绿眼,层晕分明,自铭曰:“文山玉带生,知秋莫与争。我有玉带砚,耕之食太平。愿言怀芬洁,永以保令名。”

以前,石中还有玉带点、白玉带出现,传说宋代爱国诗人文天祥的玉带生砚,砚石就出自羚山的白线岩。玉带唯羚山白线岩石多见,其岩开自宋代,玉带在斧柯东诸坑砚石中也常有出现。

在端砚的砚石中最常见的斑点包括翡翠、古斑、雀斑、金星点、银星点等。

翡翠

《石隐砚谈》载:“凝绿若洒汁谓之翡翠。”在端石中呈翠绿色的原点,有的呈椭圆点斑、块或条状。它既无瞳子,又不像石眼那样圆正,外围没有明显的蓝墨色边缘,但它跟石眼有着密切的关系。砚雕艺人有时称翡翠(条状)为青脉,并说“有青脉者必有眼”,就是按青脉的走向追下去采砚石,一般情况下会有石眼出现。故古人认为“腰石,石眼多有青脉”,也就是说,腰石、石脚会有石眼。翡翠在端砚石中亦是名贵的石品之一,有诗云:“羚羊归去无长物,三洞精英俱石题。高卧黄龙翡翠里,胜于午夜趁朝鸡。”翡翠的种类也较多,如要分类主要有:翡翠纹、翡翠斑、翡翠点、翡翠条和翡翠带。

《端溪砚史》说:“不成纹样,谓之翡翠斑。”翡翠纹一般出现在老坑、麻子坑、坑仔岩及斧柯东山诸坑的砚石中,呈不规则纹带状,色泽翠绿,石质细腻,滋润溢墨。

翡翠斑:在端石中发现大小不等或块状的绿色斑,通常人们称之翡翠斑。《砚考》曰:“名绿绦、矢砂、翡翠斑者,亦贵也。”砚雕艺人在创作时可以把翡翠斑设计成各种瓜果或鸟兽等艺术造型。

《端溪砚史》云:“晴晕俱无,谓之翡翠点。”即端溪砚史中出现的翡绿色斑点,一般在1~3毫米左右,不知者,以为死眼。

如果将翡翠点用刀铲下去,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翡翠点可能会消失,另一种可能是出现似石眼般的翡翠块。

翡翠条:《端溪砚史》:“青脉即翡翠条边。”翡翠条呈条带状,色碧绿,走向不规律或弯曲。人们往往用翡翠条花纹作装饰美化作用,比如把翡翠条设计成竹节、树干(枝)等。

翡翠冻:翡翠冻多见于端溪斧柯山之老坑各洞砚石,以及其他诸坑砚石,体型较大。我们一般情况下很难见到类似冻的翡翠石品,其翡翠本身不损毫,但也不发墨,均作装饰美化之用。

古斑

《石隐砚谈》:“如云霞灿烂者,谓之古斑。”古斑,古砚之斑。它多见于水岩、麻子坑、坑仔岩、冚罗蕉、朝天岩等处所产砚石,其石不损毫不发墨,古斑多保留与物象相因。半留本色,尽显天然古朴之美。

乾隆弘历十分喜爱古斑之色,曾在旧宋端古斑洛书砚上题铭“阅世七百余年深,古香古友过球琳。刻作灵龟洛书任,敛时敷锡吾惟钦”。

雀斑

雀斑又称麻雀斑、鹧鸪斑。《石隐砚谈》载:“点墨般相似,谓之雀斑。”它似鹧鸪的羽毛,褐白色斑点呈椭圆形的小点状散布在砚面上。雀斑多见于水岩之正洞之石,制砚艺人往往将雀斑保留起来,因材施艺,使作品自然得体。

金星点

《石隐砚谈》载:“向日视之,有若繁星者,曰金星点。”金星点一般出现在北岭山脉的诸宋坑砚石中。比如,在陈坑、伍坑、盘古坑等所产砚石中散布着许多金星点碎屑,当把砚石对着太阳看的时候,金星点闪闪发光。凡有金星点的砚石,最快下墨,且不损毫,是文人墨客最爱用的砚石之一,特别是写出的书法,苍健挺劲,激情奔放。

银星点

据《端溪砚史》载:“小湘石有银星,向日视之,有银白如繁星者,曰银星点。”银星点是小湘坑砚石所独有的石品,向日视之有喷灵液、银河开之势。制砚艺人多用此石做淌池砚、墨海砚等实用性砚台,具有“巽为德散为功,银星闪闪墨花浓”之特点。

当然,砚石中也存在着很多瑕疵,有时也会影响创作过程。所谓石疵,就是砚石上出现的毛病。当人们在砚雕创作、欣赏研究或收藏端砚的时候,总会见到各种各样的石疵袒露在砚堂的中间或是砚面上。比如虫蛀、五彩钉、朱砂钉、石线等等。这些石疵虽然不会阻碍研墨,但它毕竟影响到端砚作品的整体艺术性和观赏性,其价值也被大打折扣。但端溪砚石是大自然的造化物,不可能完美无缺。石疵在各种砚坑石中都会出现,有的虫蛀成洞,有的成千疮百孔,有的风化成岩石,有的奇形怪状。不过,这些“顽疾”虽然不尽如人意,但如果设计恰当,同样可以成为端砚艺术的新亮点。在创作过程中,根据石疵的色泽、形状、走向设计成各种动物、花卉、山川、日月、浪涛等图案,不断地将石疵进行装饰、美化达到一种出自天然的美感。如麻子坑“枯木逢春砚”就是根据砚石上的许多蛀洞创作的一方较为得意的端砚作品。作者巧妙地将虫蛀石洞做成一片片枯老的松皮,一颗幼嫩的小松枝从根部长出来,显得活泼可爱、情趣盎然。作品构思独特,意境含蓄,变瑕疵为名贵花纹,可谓巧夺天工。最常见的石疵主要有虫蛀、黄龙、黄膘、朱砂钉、五彩钉、边,天地分、油涎光、风涎、石线等。

虫蛀

《石隐砚谈》:“剥食如虫啮者,谓之虫蛀。”我们所说的虫蛀,并不是砚石被虫咬(啃),而是砚石的一种自然风化。它多见于麻子坑及斧柯东山诸坑砚石,但老坑几坑仔岩等名贵砚石也有虫蛀。

曹溶《砚录》载:“有虫蛀石中夹砂,砂体水啮之而空,乃成剥蚀之状,亦佳品也。”虫蛀一般出现在端石的边皮部位或靠近底板、顶板的部位。偶有出现似虫蛀的千疮百孔,或如风化的砚穴。其色近黄褐,有时是黄褐带几点黑色。虫蛀是端石中的瑕疵,但它有一种出自大自然的朴实美。砚雕艺人利用其天然风化之石形巧妙雕琢成随形“松皮”、“假山”等天然砚。变瑕疵为名贵花纹,可谓巧夺天工。

黄龙

俗称黄龙纹,吴兰修《端溪砚史》:“有黄气或成条,或成段,色如淡金者,曰黄龙。”在端砚石中,有的黄龙呈腾龙状,或成虹者,这种黄龙,在雕刻过程中多作为天空中的彩虹来设计雕琢。黄龙虽然是端石中的瑕疵,但只要构思巧妙,同样能成为名贵花纹。麻子坑、坑仔岩、朝天岩等斧柯山诸坑砚石均有黄龙。

黄膘

《石隐砚谈》曰:“有如玉之瓜蒌者,断去方见砚材,世所谓子石之黄膘。”黄膘是三叠石(子石)之表层,多见于坑仔岩、朝天岩等斧柯东山诸坑砚石。在古塔岩坑石中也可见到有黄膘的子石。在制作中往往利用其天然古朴之形,或保留其形或半雕半琢在石中间只开一砚堂(池)稍作艺术处理就能达到自然美的效果。

朱砂钉

又称朱砂点。史载曾光仁《砚考》曰:“又有红(或绿)分明,名朱砂,亦贵也。”呈红色,状如铁钉,坚硬影响研墨,固砚雕艺人往往会避在墨堂之外,起装饰美化作用。朱砂钉在烂柯山诸坑砚石中均有,偶尔在老坑石砚中出现。

五彩钉

又称五彩钉,老坑独有的花纹。白质地色中夹杂绿色、墨绿色、黄色、赫石色、青蓝色、紫色的结晶状体。犹如镶嵌在砚石中,十分坚硬。它由赤铁矿物高度聚集而成,性属火捺,也是火捺家族中的佼佼者。五彩钉虽然是石疵,但它是辨别老坑砚石的主要特征之一。在砚雕创作中,艺人可以利用它设计爬虫。瓜果等各种花纹图案。

又称鳝血边。《石隐砚谈》载:“旁色赫者,谓之 血边主属火捺之类。边多见于烂柯山诸坑砚石,艺人们多将边设计到砚堂周边。

天地分

《端溪砚史》载:“其纹理横生者,曰天地分。”天地分不损毫也不发墨。在所以端溪砚石中都能见到天地分石疵。

油涎光

油涎光又称油屎。呈不规则点状。块状,散布于砚石上,犹如倒泼在桌面上的油涎。它隐于黄膘之中,烂柯山诸坑砚石均有。

凤涎

又称蚯蚓纹,《砚考》:“凤涎纹如蚯蚓纹状。”

凤涎在砚石中出现极为普通,色有灰蓝。灰青、淡绿不等,形状如断折之蚯蚓。它多见于虎尾坑                                                                     砚岭诸岩,砚雕艺人根据蚯蚓纹的形态,巧妙构思,善加利用。浸水观之可享受天然造化之美。

石线

石线是端溪砚石中最常见的一种石疵,它有别于名贵砚石中的金银线和玉带线。其为白色和红色,呈粗线状或条状,线条不均,纵横交错,而且线中夹有青紫色斑点。坚硬异常,不宜研墨,故在设计砚时将其放在砚堂之外,或除之,或将其处理成名种花纹图案。石线多见于北岭山诸宋坑、蕉园梅花坑的砚石中,在斧柯山古塔岩等砚石中也常见。

(2)石眼类

端砚石眼其实是一种天然生长在砚石上,像鸟兽眼睛一样的名贵花纹。石眼呈翠绿色或黄绿色、米黄色、黄白色、粉绿色等,大小不一,一般直径为3~5毫米,也有个别达到8~15毫米,而且形态各异。清计楠《石隐砚谈》中详尽介绍了石眼位置、大小,石眼的优劣、形态、神态以及石眼的高低,作了比较完整的分析和探讨。云:“下岩石谓之鸲鹆眼,上岩下穴谓之鹦哥眼,上岩中穴谓之鸡翁、猫儿眼,半壁山(半边山)谓之雀儿眼,鹩哥眼、士人以此别之。圆正、明媚、翠绿、浅深相同,晕作十数层,具瞳子者,曰鸲鹆。又有鸦眼、象眼。黄谓之鸦,眼不贵、黄也。长者为象眼,不贵,长也。晕则有奇无偶。辨水岩者,必于是验之。石嫩则眼润,干则枯眼。眼有三种,晕多晶莹谓之活,朦胧昏滞谓之泪,内外焦黄无晕谓之死。活胜泪,泪胜死,死胜无。又以眼在池上曰高眼,池下曰低眼,眼取其高,端人谓石嫩则眼多,老则眼少。嫰石细润发墨,所以重有眼也。青脉者,必有眼,故脚石多有之,端人谓之眼筋。又有赤眼,圆如珊瑚鸟目。翠眼,紧小无瞳,均为下品。”

宋赵希鹄《洞天清禄集》也有述:“……天生子石,温润如玉,眼高而活,分布成象……为世之珍。”李之彦《砚谱》说:“圆晕相重,黄黑相间,翳晴在内,晶莹可爱……”宋唐询《砚录》载:“眼之美者,自律黄三重,多者八九重,圆若画成者贵,大者尤稀。”前人除对石眼有详细的解释和较高的评价外,还十分重视对端砚石眼的研究和评述,如宋叶樾的《端溪砚谱》、唐询的《砚录》,清屈大均的《广东新语》、吴绳年的《端溪砚志》、何传瑶的《宝砚堂研辨》、陈龄的《端石拟》、计楠的《端溪砚坑考》等。有关端砚石眼的诗文和砚铭就更多了。如乾隆题“旧端石六星砚”:“天然犹见旧坑青,鸲鹆高低现六星。元命苞如喻成就,斯文万物解其形。”无名氏题“石眼砚”:“采得元掌精一舒,携游五岳纪居舒,云屯池上飞鸲鹆,遥看清光满太虚。”曹秋岳“鹅子”砚铭:“不信穷途知己在,一双鸲鹆眼长青”等等。

端砚石眼质地高洁,细腻而晶莹,十分名贵。石眼品类名目繁多,为了方便辨别和鉴赏,试从几个方面详细分述。归纳起来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从形态来分辨,一般以其形似而定名,而多以鸟兽类之眼来定名;二是从神态来区分;三是从艺术造型来划分。

1.从形态来分辨

石眼从形态来分辨,主要有鸲鹆眼、鹦哥眼、鸡翁眼、雀眼、猫眼、鹅眼、珊瑚鸟眼、象眼、象牙眼、鸦眼、绿豆眼和螺眼等。

鸲鹆眼

色翠绿,石眼中央夹有黄、碧、绿各色,晕作数层(六至八层的为多,也有十多层的),石眼瞳子圆正,或外形呈椭圆形,形如鸲鹆鸟之眼(亦称八哥鸟)。眼直径一般为1厘米,偶然也出现过直径达2厘米多的,鸲鹆眼是非常难得而名贵的石眼,最佳者为青翠绿色,线条清楚,轮廓分明,瞳子清晰,直径亦1厘米大小,正如曹溶《砚录》载:“眼取外圆,内碧,端正,有神,层晕分明,深浅相间,晕或九层或七层或五层,晕中有晴,炎炎欲照。”鸲鹆眼一般只出于老坑、麻子坑、坑仔岩石中。

鹦哥眼

又称鹩哥眼,色泽亦以翠绿为上,中有瞳子,瞳子为黄黑相间,眼晕作数重,比鸲鹆眼要小些。

鸡翁眼

又叫公鸡眼,像雄鸡眼般大小,正圆,眼色黄绿,眼晕黄绿相间,中间的黑点较为明显。

雀眼

圆正,形如雀之眼,晕作数重,以黄绿色为主要色调,直径一般在5~6毫米。

猫眼

晕作数重,眼及瞳子中有垂直线。一般多指北岭山东端、大冲村一带梅花坑出产砚石上的眼。

鹅眼

扁长不圆,或呈椭圆形,色黄绿,瞳子黄黑色,有的有双重晕,直径最小在5~6毫米,最大鹅眼直径达40~50毫米之大,但少有晕,如鹅蛋。

珊瑚鸟眼

眼的周围色泽青绿,其瞳子稍带赤色,形体较小,大的一般不超过10毫米,小的只有2~5毫米不等,有时会密集地聚在砚石的某一部位。

象眼

形状细长,不圆正,有时如卵石,似大象的眼睛,色泽均为黄绿色。

象牙眼

主要特征是石眼呈近似象牙的乳白色,瞳子中间有黑点,一般多见于老坑和坑仔岩石。

鸦眼

椭圆形,呈黄色,黄瞳子,石眼细小,斧柯山羚山各砚坑石中多出现此眼。

绿豆眼

其颜色与绿豆非常相似,为青绿加一点土黄的混合色,形体如绿豆般大小,无瞳子。

螺眼

形状大圆,如田螺。呈黄绿色,无瞳子。端石中常见于梅花坑、蕉园坑(有眼宋坑)以及古塔岩等处所产砚石。

2.从神态来区分:

石眼从神态来区分,主要有:怒眼、泪眼、翳眼、盲眼(瞎眼)、死眼、活眼等。

怒眼

像兽类发怒时的眼睛,眼睁大,而瞳孔黑小,一般眼呈黄色,正圆。斧柯东羚羊峡各砚坑石中均有此类石眼出现。

泪眼

石眼像流泪一样,下眼呈滴水状,下沿的边线模糊。色黄或翠绿,有的泪眼或青或黑不规则,此眼多见于典水梅花坑和北岭山诸坑石。

翳眼

眼的外围形状不清,有点模糊,眼中无瞳子,或瞳子模糊不清,分不出层次,端石中多见于北岭山梅花坑及宋坑(诸坑)。

盲眼(瞎眼)

眼色呈黄白带黑色。无瞳子。眼一般在3毫米以下。

死眼

没有瞳子,无晕,更没有层次的石眼。老坑、麻子坑、坑仔岩也偶有发现。

活眼

活眼线条清晰,轮廓分明,像鸟兽的眼睛那样灵活、可爱。李之彦《砚谱》说:“圆晕相重,黄黑相间,翳眼在内,晶莹可爱,谓之活眼。”关于在砚石中寻眼,清梁绍王在《两般秋雨庵随笔》中有精彩描述:“水岩石眼外层有淡墨晕,眼嵌石中,其圆如珠。初磨见淡墨圆晕,即眼皮也。层亦愈大,层亦愈多,眼见而适中点。再磨则晴去,愈磨愈小,层亦愈小,皮见而眼去矣。故宜眼处见晴而止,不宜眼处见皮而止,毋再磨也。”的确如此。

3.从艺术造型来划分

石眼位置一般划分为高眼、低眼和艺术镶(嵌)眼。

高眼

所谓高眼,按照字面意思就是高出砚平面的石眼。自古至今,人们对高眼的评述标准都有不同。唐询《砚录》曰:“其生于墨池之外者谓之高眼,生其内者即日低眼。高眼尤为人所爱尚,以其不为墨所渍掩。”唐询以墨池作界定,所有石眼不能高于墨池。这种观点,我认为不够准确。现在人们特别喜爱高眼,认为高眼具有很强的艺术层次感,只有高眼才能表现出砚雕艺术的真正意义。石眼不管是在墨池上还是在墨池下都为我们提供了条件,只要巧妙地运用好石眼,可以把低眼变高眼。比如把石眼雕琢成龙吐珠,用眼做成兽禽之“眼”或作太阳、月亮、星光,眼与主题形成统一,层次分明,立体感强力,达到锦上添花的艺术效果。

低眼

低眼就是生长在砚堂中或砚堂的下端或砚边的石眼。但在雕刻过程中往往在砚石的石层里也能挖出很多的低眼。砚雕师们把石眼用云托起,既烘托出星光与云的层次,又增加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人们把它作为最有说服力的石眼,提升了端砚作品的艺术和经济价值。

底眼

又称平眼,即石眼生长在砚底层或砚背后。

镶眼

又称嵌眼、贴眼,就是通过艺术手法,将质地晶莹,品向较好的石眼嵌于另一个砚石所需要的部位。这种做法往往是根据砚雕题材的需要而选用的,它虽然是镶眼,但只要处理得好,作品同样具有较高的艺术欣赏价值。

其实,不管是高眼、低眼,还是镶眼,如经过创作人员精心的设计,独具匠心的刻制,都可能成为一件具有较高艺术水准的精品。如坑仔岩“玉兰飘香砚”原石上只有十几颗圆润晶莹的佳眼,作者在设计上将这些石眼做成一棵棵含苞欲放的花蕊,通过运用深雕、圆雕等手法挖出了几十颗高低不等的石眼,并将这些石眼巧妙地运用,达到自然天成的艺术效果。

关于端砚石眼的形成,前人也曾做过深入的探讨和研究,宋代无名氏《砚谱》说:“石之青脉者,必有眼。嫩则多眼,坚则少眼。”前人的说法是一种感性的认识,也是反复实践得出的结论,但这种说法又缺乏科学根据,不一定准确。根据广东省地质矿产局1985年《广东省肇庆市端砚地质调查报告》介绍:石眼,是一种含铁质结构体。产于含铁水云母岩之中,与黏土和铁质有着密切的关系,常分布于小侵蚀面上,条纹条带状构造、小型斜交层发育的砚石内,形态呈圆形、椭圆形、卵形、扁豆型。按内部结构可分为实心和空心结核,以及单体和复体结核等类型。按其形状及各种结核与围岩的关系,可知这些结核均是在沉积一成岩的不同阶段内形成。成岩早期阶段形成以黄铁矿为核心的结核,可能是围绕古代早已埋藏的钙质或生物碎片而成的结核,如老坑所见。这种结核的特点是其与围岩的接触界线呈过渡关系,结核的成分除铁质外,其他与基质相似。在成岩过程中形成的结核,夹于紫色铁质条带内,呈椭圆体或球状,如坑仔岩、麻子坑、蕉园坑等地所见。其直径一般在3~5毫米,个别大于7~10毫米。这种结核与围岩的关系是不切层理。但层理绕过结核边缘弯曲,靠近结核的细层受挤压产生边薄的现象,内核由黄铁矿粒状集合体,与一些微晶绿泥石或云雾状铁质灰尘相间成包壳,或黏土附着褐铁矿、赤铁矿物粉末组成结核,表面呈青灰色或黄绿色,而在缺少铁质成分额砚石中,有一些球形结核是空心的,谓之“死眼”,是以黏土矿物为核心,粉砂质岩层吸附很薄一层青绿色的氢氧化铁成包壳,这种结核可能是成岩作用后期完成的。如梅花坑、宋坑所见。也有的空心结核被层面穿过,其中心是黏土物质,被绿泥石矿物所包裹,成青色的外壳。此外,还有的结核分布于小侵蚀面附近,卑被粉砂岩覆盖,其结核以不同碎屑为核心,铁质外壳常形成数层同心圆晕圈,这种结核属同生结核。因此端砚石的石眼这种含铁质结核体是沉积埋藏后,在成岩作用过程中不断聚集铁质成分。形成十至十数重晕圈的花纹的,即鸲鹆眼。它成为砚石中名贵而又稀有的石品。

三、   工艺

无论是欣赏还是鉴别一件好的端砚作品,精湛的雕刻工艺,也会给人留下美好的记忆,但衡量端砚作品的美与否不能用雕刻的简与繁,精与粗来判断。由于每个人的审美观点不同,由此对不同的作品看法与审美观点都存在很大的差异,笔者认为,作品的好与否,美与丑都赢由欣赏者的审美素质和审美意识来作决定的。比如说,雕刻工艺,在设计过程中有时受到砚石的材质、大小厚薄的局限而影响雕刻作品。在技法运用上,由于砚雕技法包括了深雕、通圆、浅雕及线刻等多种多样,在运用上也考验创作者的文化素养及艺术功底,因此当你欣赏端砚作品时,首先认真研究作品的造型、立意、题材、纹饰布局等,是否符合人们的审美要求,仔细观察创作者的设计意图及动机。窥探和读懂作者的创作情感意境和内心世界,你就会对其作品有更深的了解,感悟到作品的真正美感。

有人说,深雕作品具有活性,能给人一种震撼;也有人说,浅刀更具有灵性,它能给人一种朦朦胧胧的耐人寻味的遐想空间。

精明的端砚爱好者藏砚家他们在欣赏端砚时,往往从作品的雕工入手,他们一方面用审美的眼光观察砚的造型和雕工,而另一方面在审美作品的同时,用敏锐的目光去审视作品的构图意境;从雕刻的图案纹饰上,可以判断出作者的刀法、创作意图、丰富的思想情感和深厚的艺术功底(技艺),而制作者在创作中就要特别用心去做了,怎样做才能应合欣赏者的审美要求,才能“因石施工,因材施艺”呢?做到物尽其美呢?笔者在创作的《归心似箭砚》(见图)时,可谓绞尽脑汁花了不少心机。其石为坑仔岩石,当拿起这块石料时,一看就让人摸不着头脑:四棱八角,七倒八歪,厚薄差异大,且呈“△”形,这样的形状如何摆放,雕什么呢?采用哪种技法最有表现力呢?在构思中要注意整体与局部的图案要协调,题材与砚的关系要相吻合等等,设计中总要反复不断地尝试定夺,不断地“树立”自己心中砚形“模样”。经过一系列交融与总结,通过不断取舍,形成一种完美的图案,最后决定对表现手法处理上对砚石两侧石皮部分采用浅雕及浅浮雕的手法进行雕刻,而另两侧细腻滋润而且石品花纹丰富,进行保留不作任何雕刻,尽量以体现原石之美和雕刻美为宗旨,最后经过对天然石皮的艺术处理,使人物、小溪、木桥、山石、树木及花草等在夕阳西下的瞬间变得生动,更有生命力。通过对人物的表情刻画祥和的春风和群鸟在空间飞翔的描绘,窥探听到老夫归心似箭内心世界和仓促的脚步声。 笔者在作完之后,抱对作品深有感触地笑了,看起来还算是一件成功之作。曾经有一位收藏家为此砚作出点评说,其砚主要表现在砚与形式统一,内容繁简相当,结构虚实相生,石色、情景和谐;技法简练,气韵生动,远景近景一览无遗,其境界成为打动人心的“法码”,使人观之有一种震撼心灵的魅力。

其实创作者才是欣赏作品的第一观者,作为一个有经验的端砚设计者,在创作中,还要不断研究欣赏者的心理需求。不管是什么雕工,还是选用什么题材,都必须按照欣赏者的艺术审美情趣来设计制作,简繁互相、精粗相应,同样具有强烈的艺术效果,这是创作原则。因材施艺,该雕则雕,该深则深,该浅则浅。

当然,我们在欣赏端砚作品美与否,决不能用做工“简”、“繁”来决定作品是否有艺术性及其价值。一方素砚,其线条挺直流畅足能体现此砚的艺术价值及其作者的文化素养及艺术功底。而为了应求少数人的所谓雕刻工艺,在一方砚上满体累赘地胡乱雕龙刻凤,只能给欣赏者一种窒息的空间而令人厌烦,从而破坏了作品的艺术美感,也就失去了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

四、      砚铭

何谓砚铭?简单地说,砚铭就是雕刻在砚台上用来叙述事的由来或用以自警  或言志寄情的一种文体。它是反映创作者或收藏者欣赏时所表达出的一种极其丰富的真情实感,所以此砚一般都为佳作。它是文学、书法、诗词歌赋和砚雕艺术 的完美结合,向来受到历代帝王将相及文人墨客的重视和青睐。其内容也十分广泛而有深意。从制砚者的角度说,在砚体上刻上砚铭,充分实现出创作砚的意图,表现出砚台的优点,抒发出创作者的内心情感世界;从欣赏者的角度说,作品的每一个层次或每一刀,通过作者的刻刀和文字就能清澈地裸露出来。

笔者认为不管是古代砚铭还是现代砚铭,它至少具有以下三个方面值得鉴赏。一是砚铭具有书法特点。一方优质的砚台佳品直接能唤起制砚者和欣赏者的书法兴致,激发书法的构思;并面对佳砚凝神静思,立即进入书法状态,根据作品的特点,如石品花纹、砚型、题材、雕工等作全面的考量,酌酿出具有书法艺术特点的字体和诗、词、歌、赋等,而砚台也为此提供了凝神静思的时间空间和触发点。作者通过自身的砚雕书法功力和深厚的文化素养,把砚铭用不同的字体和韵力洒脱地发挥出来,这种具有中国文化特点的运作,犹如作文、习武、画画等一样,讲究神气、运气,字体铿锵刚劲有力、潇洒飞扬,使作品增强了艺术感染力。二是砚铭具有文学色彩。在砚体上镌刻文字,包括铭、题记、题诗等文学体裁,加上在砚体外,另行写作的铭、诗、文、赋、颂、赞等文学体裁,也是异彩纷呈的。历代的端砚精品一般都加以刻文字,最早的要数唐代名臣诸遂良《石梁砚》端砚,砚背就镌着29字铭,此石的皇帝、国君、重臣名将、名家以及端砚收藏爱好者,为此而铭刻题记,作诗撰文。例如,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写过一首炙久人口的端砚铭文:“千夫挽绠,百夫运斤,篝火下缒,以出斯砚”。此铭高度概括了开采砚石的艰苦过程;清代纪晓岚的《题端石琴砚》:“天弦琴,不在音。仿琢砚,置墨林,浸大清,练余心”。紧扣石琴天弦,天弦不成音而抒发,意趣盎然。由此可见,砚铭与诗中有画,至中有诗是相通的,文学价值的确具有广阔的空间。

三是砚铭具有哲理性。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种种的德行和清纯的原理,都是从砚中产生或显现。端砚的自然品质真异,更具有哲理 的潜质,特别具有用哲理阐释的空间。例如宋代民族英雄岳飞在他心爱的一方端砚背面镌:“技坚、守白、不磷、不淄。”字体,刚正苍劲,一气呵成。就坚和白两种性状升华,为人们立身、操守必须坚强、刚正、清白、贞洁,不贬损、不玷污的信条。又如,明曹学侩的《凌云竹节端砚》砚铭以“竹本固以树德,竹性真以立身,竹心空以体道,竹节贞以立志”的理念造型写意,都在策励人们观物鉴人,反求诸己,自省、自勉、善待端砚、自我观照。这种富有价值的哲理性,在古代已发挥过积极作用。

端砚的文化品质是厚重的、可贵的,是赖以保有高品位、高价值的主要因素,而砚铭作为艺术品出现,大大丰富了端砚文化的艺术内涵。

砚铭的主要表现形式多种多样:有诗有赋;或长或短,或镌刻于砚台的砚面、砚侧、砚边、砚背、或砚盖;它是文学、书法与砚雕有机结合的艺术产物。

早期的砚铭主要是品砚、说砚的文字,兴起于宋元,兴盛于明清。一般砚铭文字,短小精干或咏物叙景,或警言自勉,或品评砚石,或记事言情等等,有诗赋,有教文,书写形式变化多样。
砚铭大致可分为五大类:

铭记

此类砚铭大多记载制砚者使用者的姓名、制砚留铭的时间、地点等;

诗词

选名人警句或诗文镌刻与砚面,起到装饰砚台火龙点睛的作用;

以物咏砚

此类铭文以物言志,以物抒情;

记事

以某一件事或者个人的经历为铭;

馈赠

将砚作为高尚的馈赠品时,通过铭文相互鼓励、相互祝福,以此加深友谊。

砚铭非常重要,一方砚如果有砚铭,不管是古砚还是现代砚特别是名人砚铭其收藏价值和经济价值就会相应提高。(见图)

在名砚上,铭的价值除了诗词的意境、优劣外,还要看它的书法雕刻的艺术水平。在鉴赏砚铭时,首先要多观察其名家的真迹,对砚铭不要轻信,必须要从砚的石质、图案、刀法、书法、文理等各方面全方位品鉴。

五、       纹饰

纹饰,笼统地讲,就是在砚体上雕刻具有装饰功能的额图案、纹饰或者是其它对砚体具有装饰效果的一种表现形式。纹饰是端砚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衡量端砚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的重要依据,也是反映着一个时代的社会文化的艺术特征。传统砚的纹饰,通常将一些纹饰、图案、雕刻在砚边,砚面,砚侧或者砚背等部位,它是砚体装饰的重要手段。端砚砚雕纹饰主要包括了古代传统砚雕纹饰和现代砚雕纹饰两大部分。

从它的表现手法来看,传统纹饰,其主要特点是具有表现对称、严肃、完整的情调。从某种意义上说,象征着一种权威性,在创作中自然带有一定得概括性、抽象性、夸张性,因此,必然会体现出一定的时代趣味和格调要求,带有时代的烙印。我国古代的各种砚雕纹饰虽然历经一千多年,但至今仍然演绎着浓郁的艺术色彩和美的感染力。这些纹样内容丰富多样,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一直被历代端砚收藏爱好者推崇珍爱。(见图)

下面列举一些古代端砚中常见的重要纹饰供读者朋友鉴赏参考。笔者常见到的古砚纹饰从简单到复杂可归纳为神话动物纹、写实动物纹、几何纹和人事活动纹等几大类。

一、   神话动物纹

神话动物纹主要有:饕餮纹、夔龙纹、龙纹、蟠螭纹、蟠虺纹。

饕餮纹

出自春秋战国时期铜器上的一种纹饰。世称兽面纹。纹样象征古代传说中一种贪食的凶兽饕餮的面形,图案变化较多。它在唐代砚雕中就已出来,雕刻中艺人们多用夸张手法设计。如作者仿唐代;诸遂良的《石渠砚》而制作的《四足石渠砚》就是利用饕餮纹饰作为砚面及砚侧的主题纹饰。有时以用雷云纹做衬底。(见图)

夔纹

图案表现传说中一种近似龙的动物。《说文》:“夔……如龙,一足”。图案多为一角、一足、口张开,尾上卷。有的夔纹已发展为几何图形化装饰,可宽可窄,纹变化很大,它是砚雕纹饰中的主纹,常用于仿古砚的砚面、砚侧。呈对称状或对角状。

龙纹

传说中的一种没有角的龙(螭),张口、卷尾、螭屈。多见于古砚侧或砚边。

蟠虺纹

以蟠屈的小蛇(虺)的形象构成几何图案,多用于砚面和砚四侧。

二、   写实动物纹饰

动物纹中的写实动物纹主要有:鸟纹、蚕纹、蝉纹、象纹、牛纹、鹿纹、兔纹、虎纹、人面纹、鱼纹、龟纹、贝纹等。

1.    鸟纹 

鸟长翊垂尾或长尾上卷,作前视或回首状。有的鸟头上有上翘或下垂的寇,这种纹饰和形状,又称凤鸟纹或抽象形鸟纹。在制作仿古砚时可以将纹饰用到砚侧四周。

2.    蚕纹

蚕形屈曲,头圆两眼突出,蚕纹变形较大,甚至出现几何形或“S”形纹饰。

3.    蝉纹

大多以略呈三角形的团表现蝉形,不带蝉足,四周填云雷纹。多见于古砚的四周和砚面作装饰纹样。

4.    象纹

图案表现象的形态,有长鼻构成明显的特征,也有单以象头、象鼻的图案用于砚的四足或砚面、砚四周等。

5.    牛纹

纹样像牛的全形。一般设计一角或二角,牛纹的创造题材较广泛,故事情节多种多样,一般多用于砚的面、侧、底部。

6.    鹿纹

有的只表现鹿首的形象;有的表现鹿的整体形象,设计时根据砚石的具体位置和空间设计不同的故事情节。动作为回首状或半蹲踞状。常见于砚侧和砚额。

7.    兔纹

兔纹的表现手法较多,题材也比较多,像传说中的“玉兔望月”等者是制砚师们的好素材。它多用砚石有鱼脑冻、石眼等石品来设计月亮和玉兔,姿态有半蹲踞状,两耳竖起或回首状。

8.    虎纹

雕虎的题材也较好,雕虎的姿势一般作大张口,背微凹,尾下垂而又卷起,具有真虎的外貌上的特征。在砚雕中有着浓厚的装饰艺术效果。

9.    人面纹

不论是哪一样的古砚,我们所见到的“人面纹砚”的 数量极少,这种纹样都雕在砚的四侧并用雷纹坐底,或砚的四角上下有砚足支撑。这种纹饰采用写实的手法让人感到新鲜而又有艺术之美。

10. 鱼纹

一般都用写实的手法表现,但在古砚中,鱼的形象变化较大,有的鱼纹一个背鳍和腹鳍各两个,有的鱼纹雕一背鳍,鱼口多张开,形象生动、可爱。

11. 龟纹

一般都刻龟的全形,多见于砚的池内或砚底,龟的题材内容较多,有时刻制立体龟形,砚上有砚池、砚堂另加砚盖。造型生动,形象逼真。

12. 贝纹

将贝壳纹的形状连接起来组成图案或设计贝类形状的砚。贝类造型形象逼真,实用与欣赏结合。

三、   几何形纹饰

几何形纹饰主要有:云雷纹、勾雷连纹、弦纹、涡纹、乳钉纹、圈带纹、四瓣花纹、绳纹、瓦纹、鳞纹、环带纹、重环纹、窃纹等。

1.    云雷纹

云雷纹在砚雕艺术当中被普遍使用,它是砚台上一种典型的纹饰,它的基本特征是以连续的回旋形线条构成的几何形图案,它多作为砚台的边、砚四侧、上纹饰的底纹,用以烘托主题纹饰。

2.勾连雷纹

由近似“T”形互相勾连的线条组成,填以雷纹。它与云雷纹饰一样,多用于砚的边缘及砚侧做底纹,以衬托主题花饰。

3.弦纹

线形为凸起的模线,一般一道至三道,有时单独出现,有时作为其它复杂花纹的衬托,有的作人字形的弦纹,称人字形或人字弦纹。多用于砚台的四侧作底纹。

4.涡纹

涡纹的特征是圆出圆形的几何图案,近似水涡,它在砚雕中多刻于砚的正面、背面及砚四周。

5.乳钉纹

纹形凸起,排成单行或方阵,另有一种,乳钉各置于斜方格中,以雷纹填底,称为斜方格乳钉纹,这种纹饰常用于锣鼓形的砚。

6.圈带纹

此纹是一种简单的几何图形纹饰,也称为圆圈纹。纹样为排列成带的圆圈。在砚雕中,常用它装饰砚的四侧或仿铜镜砚的砚面。

7.四瓣花纹

中心为方形的丁,四周围伸出四个花瓣。这种纹样多布局在砚面的边浅中或砚的四侧用它做底纹。

8.绳纹

又称淘纹。由波线交错扭结成绳索状。

9.瓦纹

由平行的凹槽组成,形如一排排仰瓦。此纹多用于雕刻花瓶和装饰砚砚底。

10.鳞纹

形似鳞,常上下几层重选出现,除了雕龙、鱼、鸟身体羽毛等动物外,有时还在砚面边线中雕鳞纹作装饰底纹。

11.环带纹

环带曲折如波浪起伏,因而又称波浪纹。凹处常填以眉形、口型纹,常做于砚边或砚侧。

12.重环纹

由椭圆的组成环节,环一侧形成直角或锐角,有时与其它纹饰相配出现。它多用于雕在砚边线或砚侧做衬底纹饰。

13. 窃曲纹

由两端回钩的或“S”形的线条构成扁长图案。中间常填以目形纹。它多用于装饰砚边。

四、   人物活动纹饰

主要有宴乐狩猎战斗纹。

宴乐狩猎战斗纹:这些纹样多装饰在历代端砚的四侧或底部,刻以宴乐、舞蹈、狩猎、功战、采桑、山水场景类的有兰亭蓬莱仙阁、竹林七贤等活动为题材,反映现实社会生活,它是砚雕纹饰中用得最多的一种,是砚雕艺术纹饰的典型代表。

    所谓现代砚雕纹饰,即是在继承古代传统砚雕纹饰的基础上又产生了许多新变化。这些变化包括对一些传统纹饰的继承和革新,也包括反映了现代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一些建筑景点以及生活、工作中的片段等等。如在砚体上除了雕琢一些人物场景,如高僧高仕、仕女、童子和山水阁楼、龙凤、瑞兽、花鸟、鱼虫,此外还有人们常见的山水日月、花草树木等。近年来,在砚体上表现最为突出的一些现代化桥梁、航天航空器械、城市标志性建筑物、区域性景点风光和现代化机械,如鸟巢、中国馆、体育盛会等等(见图),因其涉及面广,内容更为丰富,且富有层次,逐步成为21世纪砚雕艺术中的主流纹饰和表现得内容题材。有时还成为衡量端砚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的一个主要依据。

 

其实,雕刻者与欣赏者审美情趣和创作思维都是相通的,从欣赏者的角度说创作者最了解欣赏者需要什么。在设计时,遇到一块特级的名坑砚石,砚石上有丰富的石品石眼时总要绞尽脑汁,尽量把这些石品、石眼设计在砚堂中间或显著位置,把石眼设计成动物的眼睛、星星、太阳、月亮等,把端石上的石品如蕉叶白、鱼脑冻、金银线、火捺、天青等设计成彩霞、流云、闪电,把天然石皮、石线、虫蛀等石疵巧妙运用到创作中,做成天然的松皮纹或灵芝、爬虫、假山等动植物形象图案,把彩带纹、马尾纹等作成视野开阔的水面、或波浪涟漪、或浪涛汹涌澎湃,以平整大块的形式将石品清晰地呈现在欣赏者面前,使之与四周的山川、树木和建筑景观形成对比,场面宏大,气势壮观,达到“登山则情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的艺术效果。让欣赏者在暂短的时间尽情享受着大自然胜景以及制砚师的工艺美。

 

所谓好砚,它应具有实用、欣赏和收藏三种价值,并具有很大的升值空间。从艺术角度说,其作品具有优良的材质、精湛的工艺、优美的石品、精练的铭文和古朴典雅的纹饰装饰等等。

笔者认为,不管是从哪一种角度说,人们在欣赏端砚的过程中,其作品工艺符合欣赏者的审美情趣和要求,包括天然石品美感在内就是一方好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