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创荣 -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著名雕刻艺术家。

详细新闻页面

您现在的位置 >> 华艺聚石缘 >> 详细新闻页面
聚石缘讲坛 端砚渐成“疯狂的石头”
信息来源:    上传时间:2012-12-5    点击次数:2299

端砚渐成“疯狂的石头”
 
连日来,笔者观摩了广东省博物馆中国端砚艺术展,肇庆市博物馆端砚展,肇庆市中国端砚展览馆,中国砚都首届对砚展等展馆,其展出的端砚精品美不胜收。展销区的端砚价格从千元至千万元不等。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端砚身价飙升?是什么神奇的力量让这些石头赋予灵性,使它们如此矜持华贵以致疯狂?笔者专访相关专家,为我们释疑解惑。

 端砚价值由实用性转向玩赏与收藏

 中国自古有“武士爱剑,文人爱砚”之说。“文房四宝”中的砚台,历来是文人墨客的心爱之物。东坡居士以传家宝剑易佳砚;米芾一生爱砚成癖,抱砚入眠,斗胆装疯卖傻讨得宋徽宗之御砚……皆成了世间佳话。
 
然而,自从自来水笔和圆珠笔的诞生和普及,端砚、徽墨、宣纸、湖笔渐渐式微。“现在爱砚的,不一定都是文人。因为,当今键盘时代,书写常常不用笔。人们不惜高价买来端砚,大都是用来玩赏和珍藏。端砚已经从实用品升华为艺术收藏品。”肇庆市作协主席、国家一级作家、收藏家、艺术鉴赏家何初树如是说。
 
令笔者叹为奇观的端砚很多,肇庆市博物馆那方长1.48米、宽1.28米、厚0.12米,重350公斤的《周易谜》砚便是其一,该砚石材来自肇庆端溪朝天岩古砚坑,砚身呈灵芝形、石渠走水之势,砚堂宽广,周边上下左右皆为浮雕,按比例精刻出393方历代名砚,尚有168道砚谜,分别用楷、草、隶、小篆、仿宋等字体镌刻入砚,构成“砚中砚”与砚谜合璧。此砚出自年逾古稀的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大师陈日荣之手,历时七年创作,融书画、灯谜、雕刻于一砚。
 

陈日荣端砚作品:《周易谜》砚(坑别:朝天岩,规格:1.48m×1.28m×0.12m)
 
更为壮观的是肇庆市中国端砚展览馆大堂的《鱼缸》砚,长2.23米、宽1.97米、高0.88米、重1.5吨,这方绿端巨砚,在外沿巧用石品色相雕以荷花、莲蓬、粉蝶、青蛙、锦鲤、螃蟹、水草……俨然一副波光潋滟的《荷塘图》。
 
如此庞然恢宏的砚品,显然是高堂雅舍的之别致景观,而非文房书案研墨之物。

 郭成辉端砚作品:《鱼缸》砚(坑别:绿端,规格:2.23m×1.97m×0.88m)


端砚缘何身价陡增,人们趋之若鹜是否盲目

 

用疯狂的石头来比喻当下的端砚市场状况,再贴切不过了。那么,这些既非玉亦非钻的石头,凭什么如此走俏,如此博得藏家们的青睐?人们趋之若鹜是否盲目?
 

“不会盲目!”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黎铿说:“需求决定价值。”
 

导致端砚身价陡增的直接原因有三。黎铿说:“一是政府对稀缺资源的保护,1998年,肇庆市政府为了使端砚这个承袭千年的传统地方产业能够可持续发展,开始对老坑、坑仔岩、麻子坑等砚坑进行封闭,禁止开采。物以稀为贵的市场法则,决定了日渐稀缺的端砚的价值;二是,人文价值,端砚是一项手工艺创造性的劳动,是一刀一刀刻出来的。随着端砚制作工艺越来越精致,制作人工成本也就越来越高,有的作品需要一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三是我国艺术品市场收藏热的不断升温,俗话说‘乱世黄金,盛世收藏’,政治、经济、文化繁荣的格局决定人们的投资趣向。端砚收藏投资正日渐被人们所关注,其经济价值在逐年攀升。尤其是名坑名师名砚升幅更大。因为优秀的石品之外的人文价值是无量的。”
 

何初树说:“十多年前,在肇庆几万元可以买到一卡车坑仔、麻子坑砚石,现在即使出价百万元也难觅得一车同样的好货。巴掌一般大小的老坑,以前多作边角料丢弃,现在一块也要卖上万元。”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山大学兼职教授张庆明表示,十年来,端砚的价格涨幅惊人,尤其是出自大师之手的经典作品。端砚艺术是集雕刻、文学、历史、诗文、绘画、书法、金石于一身的综合艺术。端砚的价值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制砚者的人文价值所决定。譬如说,一方古砚,假如有苏东坡题诗或唐伯虎绘画,其价值就大不一样了!
 

何初树表示,端砚价格将会出现一直居高不下的态势,“原因很简单:端砚资源稀缺!封坑十几年了,已开采出来的砚材越来越少,全国各地甚至海内外的藏家都纷至沓来涌到肇庆,这种刚性需求,决定了端砚价格的‘疯狂’。”
 

黎铿端砚作品:《廻文艺术》砚(坑别:端溪宋坑,规格:18cm×18cm×8cm)


端砚两度为国礼,成为中日友谊的纽带

 

   我国国家领导人曾两次以端砚为国礼赠送给日本首相。
 

1978年,邓小平赴日本进行“破冰之旅” 访问时,带着黎铿创作的那方《周总理诗词砚》赠送给了日本首相福田纠夫。其砚上雕有青年时期的周恩来负笈东渡扶桑的诗篇“大江歌罢棹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

       2008年,被国际称为“暖冬之旅”的胡锦涛访问日本,也是带着黎铿创作的《中华图腾砚》,赠送给日本首相福田康夫。
 

何初树说:“前后三十年,日本两任父子首相,得到中国国家领导人赠送的国礼端砚,都是黎铿创作的。这里有历史的机缘,也有端砚的价值。” 
 
    黎铿回忆道:“1978年,我还年轻,外交部派人来市里,说要委托我们端溪名砚厂赶制8方端砚精品,说是用来作为国礼,赠送给日本。我当时感到压力很大,既然是国礼,那就要有高度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要在传统工艺上有所创新和突破。最后决定以当年周总理东渡日本的诗句作主题。在砚池的上部雕着龙的纹饰,象征中国。龙纹下是一轮旭日,喻为日本;下面相连的海浪,象征着中日两国一衣带水;将周总理的诗句融入其中。”
 


千年文化积淀的端砚,是岁月与技艺的传承
 

 

何初树说:“端砚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四大名砚之首,那是千年文化积淀的结果。”
 

张庆明说:“端砚雕刻注重因材施艺,在图案纹理上讲究天成、动感、韵律、节奏、共鸣,讲究线与面的融合、动与静的和谐,讲究灵犀相通、‘天人合一’。”

 


张庆明端砚作品:《平安帖》砚(坑别:斧柯东,规格:43.5 cm×29 cm×5.4cm)

 

何初树认为端砚的美,除了创意的美之外,还在于技艺的美,也就是刀法的美。
 

“就拿中国文房四宝制砚大师、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梁焕明的作品《三龙会》砚来说,他是用百年传承的‘阴阳双刀’法雕刻的,这是祖传绝技。砚堂里的天然黄龙石纹与上方精雕的两条吐珠的瑞龙互为呼应,妙趣天成,真是天作之合。”
 

关闭